【八里河文化】

李远峰:皖北-安徽旅游深深的痛

发布日期:2007-07-16  浏览次数:1417

在中国旅游业发展得如火如荼的今天,在安徽提出要建设旅游强省的今天,安徽旅游界人士开始越来越关注相对皖南来说日益沉寂的皖北旅游。

在皖北,我们看到,一边是经济的欠发达,一边是资源的闲置和荒芜;一边是苦苦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一边是置身旁的朝阳产业于不顾;一边是完善的高速公路网络,一边是和外界的重重阻隔。 
   
拥有安徽三分之一面积和近二分之一人口的皖北,2004年度接待海外旅游者(包括商务旅游者)的人数仅占全省的3.9%,而这个人数2003年还是5.3%,其封闭、落后和日渐萎缩的程度由此可见一斑。且不说旅游业发展得如何,仅就皖北目前这样的开放程度和人气,人们也有足够的理由为它的经济崛起担心。皖北,已成为安徽旅游深深的痛。     
   
皖北地区并不缺乏旅游资源     
   
川流不息的淮河在安徽北部横贯而过,人们把淮河以北及沿淮区域的蚌埠、淮南、淮北、阜阳、宿州、亳州6(安徽共计17)统称为皖北。这是一个一望无际的平原,也是一个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这里诞生过老子、庄子、曹操、朱元璋等一批对中国历史和文化产生巨大影响的人物,这里也因此留下了太多的遗址遗存……     
   
———亳州,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3000多年前商王成汤就曾建都于此,曹魏时,更是成为与长安洛阳齐名的五都之一。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生于斯、长于斯的商汤、老子、庄子、曹操、华佗、花木兰等众多英雄人物为它留下了100多处历史遗迹,有丘碑巍然的商汤衣冠冢,有纵横交错、规模宏伟的古代大型地下运兵道,有见证这座城市昔日繁华的花戏楼,有孔子向老子问学的道德中宫,有被誉为“中国原始第一村”的蒙城县尉迟寺遗址……
   
———紧邻蚌埠的明中都城,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是明王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登位之后,用了整整6年时间在凤阳精心建造的明代第一座都城,并为后来南京、北京都城和宫阙的建设提供了样板。
     
   
明中都城由外城、紫禁城和皇城三部分组成,其规模之大,布局之妙、规划之好、工艺水平之高名冠天下,尤其是它的石构建筑极其奢华,比如中都午门两侧的须弥座,石雕之华丽足以让南京明故宫和北京故宫相形见拙。而明中都城的蟠龙石础,其规格是北京故宫的3倍,由此可见当时明中都城建筑之华丽。明中都城现尚存奉天殿、文华殿和武英殿基址及蟠龙石础等大量遗迹、遗址、遗物。在明中都城保持沉默的同时,倒是许多日本和韩国的游客经常问起这里。     
   
———淮海战役总前委旧址。位于淮北濉溪县的临涣集和小李家,便是震惊中外的淮海战役总前委旧址。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等总前委首长在这里指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中原两大野战军23个纵队和数以万计的地方武装以及225万支前民工,一举全歼蒋介石精锐部队55.5万余众,创造了古今中外战争史上的奇迹。
   
如今,在红色旅游席
全国的时候,这里的资源仍在沉睡。2004年,淮北接待国内旅游者的人数在全省倒数第二……
   
其实,皖北及其周边地区历史上的亮点很难一一尽述,如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故事发生地蚌埠。我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起义———大泽乡起义的爆发地涉故台。项羽和刘邦一决生死的“垓下之战”遗址。“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淝水之战”遗址。上海简称为“申”是缘于战国四君子之一的皖人春君黄歇……

这些真实的人和真实的事,在中外史学界及民间有着极高的知名度。从旅游角度讲,与其相关的历史遗迹有着很高的开发价值,如果能对其进行高水平的包装和策划,皖北不难打造出独具特色的一流产品。
   
可惜的是,由于种种原因,拥有丰富文史遗迹的皖北至今还没有一处可以算得上景点的文化景点,这些资源基本上还处于原始状态。曾被寄于厚望的亳州和寿县,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曾有过不俗表现,如亳州开发了三国揽胜宫、地下运兵道、华祖庵、花戏楼等一批景点,一度曾传出“南有黄山、北有亳州”的说法。遗憾的是,时至今日,相对于皖南旅游业蓬勃发展的形势来说,皖北旅游业则是不进反退,越加悄无声息。
   
当然,皖北旅游也不是一无是处。在有关政府部门还没有注意到旅游业的时候,倒是颍上县八里河镇的农民们表现出了超前的旅游发展意识:由其自发组织建设的由“世界风光”、“锦绣中华”、“碧波游览区”三部分组成的八里河景区,一举成为安徽旅游的一个闪光点,其在黄金周期间的游客接待量曾超过黄山,创造了农民发展旅游的奇迹。这也反映了皖北地区本身就有着旺盛的旅游需求。可惜由于这些景点缺乏整个地区的有力支持,难以成线、成片、成气候。
   
寻找制约皖北发展旅游的症结
   
丰富的历史遗迹资源为什么难以托起皖北的朝阳产业,症结在哪里?当然,这里面有资金、人才等诸多因素,但最主要的原因应是认识上的问题。只有认识上的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才能有望成为决策者心目中的问题并最终得到解决。
   
从皖北目前经济发展看,旅游业还未引起当地政府的足够重视。长期以来,由于经济欠发达,当地政府一直为十分现实的温饱等问题而奔波。由于旅游业在初期发展阶段可能不像工业、农业那样直接产生经济效益,致使相当一部分人认识不到旅游业的经济价值,甚至还错误地把旅游业认为是吃喝玩乐的东西。还有一部分人对什么是旅游资源认识不清,片面地认为有山有水才能发展旅游。再就是一部分人急于出政绩,认为旅游业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不愿意在这方面做长线投入。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致使众多高品位的旅游资源得不到开发利用。其实,这些认识讲白了,就是思想观念落后,就是发展观落后。
   
长期以来,一些人已习惯于按照原有的轨迹,不求创新、四平八稳地跟在落后的后面改变落后,虽然改得很苦、很累,但一直难见成效。那么,为什么不能换个思路,换个方式,站在落后的前面阻击落后呢?这个“前面”就是思想的超前,就是思路的超前,就是方法的超前。对皖北经济来说,这个超前应该包括对旅游业的尝试。
   
皖北有一个很好的例子,这就是从亳州走出去的安徽古井酒店集团。当年,因白酒起家的古井集团在事业如日中天之际,富有远见的高层管理者居安思危,开始为古井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这时候,旅游业进入了他们的视线,并因此而诞生出了古井酒店集团。短短8年时间,该酒店集团异军突起,在合肥、上海、宣城、淮南大获全胜,发展成了集包括五星级酒店在内的高星级酒店、高档商厦、国际旅行社、AAAA景区于一体的旅游集团。其旗下的上海古井假日酒店2004年平均住房率达90.8%,名列上海四、五星级国际品牌酒店出租率第一位。
   
古井酒店集团的成功,首先是古井高层认识上的成功。皖北旅游难以发展的第二个症结是口号和行动的脱节。凭心而论,无论是省里还是皖北地区,“发展旅游”的口号已经喊了一二十年了,但就是“风声大、雨点小”,“光打雷、不下雨”。试想,如果发展皖北旅游还是一直停留在空泛的口号上,没有思路,没有对策,没有行动,那么皖北旅游还有希望吗?如果我们认为一条路可以走,那么为什么不能脚踏实地的去拚搏、去开拓呢?这大概就是有的地方为什么会越来越富,而有的地方为什么会一直落后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发展皖北旅游迫在眉睫
   
根据《安徽省旅游业发展“十五”计划》,旅游业在“十五”期间要成为全省的支柱产业,为2020年实现旅游强省目标奠定基础。也许,成为支柱产业并不难,但要成为旅游强省恐怕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因为“强省”是一个相对值,是与其他省比较旅游经济总量的胜出。
   
从目前看,安徽虽是个旅游资源大省,但安徽成品牌的旅游产品太少,而安徽能委以重任的后备产品则更少,这势必要影响到安徽旅游经济的总量。与安徽邻近的浙江,其旅游业之所以能发展得如此迅猛,关键是其全面开花、全省联动,培育出了众多的精品品牌,促进了总量的持续上升。而安徽所缺的正是总量。
  
显然,在安徽进军旅游强省的征途中,不能丢下占全省三分之一面积和近二分之一人口的皖北。安徽旅游业经过“九五”期间的快速发展,现在已到了重新思考、重新布局的时候了。
    
令人着急的是,皖北能不能发展旅游?有没有发展前景?对这些问题,至今还有人抱有疑问。
   
安徽省旅游局副局长吴浩一直关注和研究皖北旅游。他说,现在已不是讨论皖北能不能发展旅游的时侯了,而是要讨论皖北旅游如何才能改变目前的落后局面,如何才能科学快速地发展起来。
   
吴浩坦言,安徽要把旅游做大做强,仅靠皖南是不行的,这也是受时空瓶颈制约造成的。从时间上看,以黄山、九华山为龙头的皖南一到冬季便进入了一个长达数月的淡季,严重制约了游客的总量。从空间上看,皖南山区的地形地貌以及保护的需要,决定了它不可能进行无限制的规模扩张,也就是说总量将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所以,安徽要提高总量,必须在全省范围内进行布局,必须尽快地培育出后备产品,皖北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其次,从资源和旅游需求上看,旅游者初始体验往往选择游山玩水,但等到生活水平达到一定程度后,对文化产品的需求就会进一步上升,皖北丰富的文史遗迹正好可以用来进行深度开发。三是从本地区看,皖北及其周边地区本身也有着旺盛的旅游需求。这一地区人口密集,高速公路基本成网,潜在的市场需求非常大,旅游开发前景良好。
   
吴浩强调,皖北不仅仅拥有文化产品资源,皖北的红色旅游和山水文章也同样可以做得别具一格,如淮海战役总前委的红色旅游开发,可以借助大禹治水的故事建一个中国水利公园,再比如也可以考虑在淮河岸边建一个淮河公园。这些应该说都是皖北独有的优势。
   
他说,发展皖北旅游,关键要高起点的统一规划,避免低水平的重复,应该集中资金优势逐个建设,先建成一个成功的范例,然后再逐步推广。他尤其提醒,在产品定位上,应该明确规定是旅游项目,而不是文史陈列,这样才能从旅游者的需求出发,才能从市场出发,才能被旅游者和市场所接受。在具体实施中,政府可以先考虑投入一定的启动资金,等这个项目初步发展起来了,再通过自身滚动发展和招商引资来做成规模。

谈起皖北旅游,安徽大学旅游系主任章尚正说:“不久前,我去了趟皖北,发觉过去许多人对皖北旅游资源的看法是错了。在很多人的印象中,皖北没有旅游资源,其实皖北不但有,而且很丰富,很独特,关键是没有开发出产品。皖北要发展,首先观念要变。”
   
安徽中旅总经理陈发军更是深有感触地说:“在与境外旅行社的接触中,经常有人问起皖北,皖北的影响力实在出人意料。不久前,我专门去皖北踩线,深为那里的好资源没得到开发而遗憾。以我们做企业的经验看,皖北凭其手上的资源完全可以打造12个大项目,形成一条35天的旅游线,并最终和皖南、皖中实施对接,在省内形成一个完整的产品链。这样不但皖北发展了,全省的旅游线也都活了、通了。”
  
开发皖北旅游,已成为业界有识之士深深的期待。

返回顶部